Nuffang Ads

2014年12月10日星期三

咖喱鸡披萨

咖喱鸡披萨





                错把三姐姐给我的黑胡椒粉当Kerutuk 粉,结果如何自己想吧!咖喱入口是麻辣的,黑胡椒的辣,舌头一阵麻痹。这么糗的事写出来博君一笑,让刚入厨的新手增加信心。她们会说看Linnh煮饭煮了几十年还不是那么乌龙,我算得了什么?未用黑胡椒粉时先尝一尝,但我的舌头对辣的判断比一般人迟钝,所以那一口其实不辣,就错以为是Kerutuk 粉。煮熟后试味时就知道犯什么错误,错了不是把整锅咖喱倒掉,是想法补救!很容易的,把辣度调稀。想起以前在实验室里做过无数次的稀释实验,就把一部分酱料取出,加入大量淡奶。

刚考完化学的儿子对着那锅咖喱问我胡椒粉有多少mol ? 每一茶匙的酱料含有多少重量的胡椒粉?我哈哈大笑,儿子果然跟我心灵相通,我正是那么想,只不过胡椒不是元素,不是那么算的。如果你把一些理论生活化,孩子们会领悟得快,生活也变得很有趣。这小子是家里唯一能跟老妈用这种方式沟通和胡扯的,自小他问我一些问题时我总是用身边的例子解答,多年后他记得很清楚,反倒是我说过什么都不记得了。他连小时候妈妈以巴士和乘客举例的血液和心脏的操作功能都收在脑里,十多年后再说给我听。我喜欢这样教小孩,只不过他们都长大了,有一天他们懂得比我还多,轮到我向他们学习。

           


揉一块面团,涂上番茄酱再排上马铃薯片。把稀释的咖喱酱料倒上,鸡肉撕碎撒在上,再放一圈乳酪香肠挤一些美奶滋就可入炉烤了。我常说披萨饼皮像一个收纳箱,零碎吃不完的食材、吃剩的食物,全部放在上面,脱胎换骨又变成另一道美食。

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