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7月5日星期六

儿子的生日

儿子的生日









                          儿子的生日,问他要什么蛋糕,他说只要是妈妈做的,什么都行。小儿上个月生日,上课的上课,上班的上班,老爸又不在家,女儿和我匆匆买了秘密食谱的云石乳酪蛋糕加三大片披萨,给老幺庆祝生日。今年老二的生日落在周末,我还可以抽空做些东西。
                          儿子生日前夕,我们在家圍炉,儿子问起变色镜片,我说那东西不便宜,问来有何用? 儿子说老妈的心愿他还记得,要在花园里建一座浴室,沐浴时抬头看蓝天,四周是藤蔓。随口说的心愿儿子小小年纪就记在心,无论将来会不会有那么一间浴室,儿子把老妈的话都听进去就是一种安慰。若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儿子就是妈妈前世的知音。

                          我的儿子长那么大了,当初在母胎里最不稳妥的他让我掉了多少眼泪。忘不了红土坎那家酒店,雪白耀眼的马桶和鲜红色的血成了最让人惊心的画面。我看到浴室镜里的人,白着一张脸,就像写春联的红纸不小心被水洗掉表面的红色。那几天除了开会,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饭也没下楼吃。祈求上天既然把他给了我,就不要把他夺走。感激上天,那一次过后儿子顺利产下。
                          即使是周末,老二还是要赶三场补习班,学校的和校外的,他在外的时间永远比在家里多一些,连庆祝生日也匆忙进行。儿子希望能邀一些同学回家庆祝生日,妈妈也曾许诺等到他们长大了让他们开小小的生日会,一转眼每个孩子都长得那么大,妈妈开的空头支票还没兑现。我是个不合格的妈妈,想着那些准备功夫和清洗工作,累得想睡。

                          儿子,感激上天让我们今生成为母子,你永远是我的小汎汎。妈妈愿你的一生正如你的名字像流水般慢慢地顺流, 所经过之处灌溉土地, 孕育绿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