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ffang Ads

2014年5月6日星期二

恨不得把厨房带过来的仙本那菜市场

恨不得把厨房带过来的仙本那菜市场





                仙本那在本地游客眼中不值得一游,外国旅客打的评语更糟。这里只是一个转站,大家都到海岸外的群岛潜水、度假去,谁还要来这个地方? 如果你把注意力放在它的垃圾堆、卫生问题、阻塞的沟渠、充满污水的道路,那这篇文章你不必继续读。未去仙本那之前,网上有人形容它为最肮脏、危险的小镇, 恶评连连。卫生、非法移民、治安等等都给游客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些不阻我前去,就连特别注意安全的外子也难得不反对。我喜欢看游客不看的东西,更喜欢亲身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和饮食习惯。去年订了飞机票以后,我不是找阳光明媚,风情万种的小岛资料,我找的是当地巴夭族(Bajau )吃的食物。

                第一天到达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菜市场转一圈,只见到处都是鲜鱼,又大又便宜。RM2 一公斤的甘望鱼,外子说餐餐吃鱼就好不必吃饭。只是随便看看,没有踏入鱼市场内。吃完晚餐转回头,傍晚六点半 已经伸手不见五指,鱼市场没灯,鱼贩在黑暗中兜售,靠着微弱的油灯才勉强看到一些影子。

                夜晚外子上楼休息时,我瞒着他偷偷一人离开旅店逛街。想要证实外国人所说的走到那都有人瞩目,让他们感到很不安全。独自转一圈后虽然有人会看我,但感觉还是很安全,他们只是无意义地看,就象我们看一个陌生人。

                隔天清晨六点,太阳已经升起,把赖床的外子拉起。对我来说逛菜市场比什么都重要,年级越大,越像我妈。充满活力的菜市场就是沿着街道摆卖,中间的交通岛成为临时的摊位,人群就走在马路上,车辆来了才勉强让路。

           一包包白色的食材原来是木薯屑,刨细后压紧,一包包出售。这是他们的主食之一,菜市场里很多人在卖,需求量不小。 香蕉两大梳才RM3.50 我怕外子老毛病又犯,只肯让他买一梳。话说回当时在亚庇,他看到香蕉便宜,一直买,整个旅程都在消耗香蕉,回到西马我一看到香蕉就反胃。喜欢这里的玉蜀黍糕,好不好吃是另一个问题,喜欢它用玉蜀黍的包衣包裹着,那么原始,深得我心。周围的人在帮忙解说那是他们的食物, 用椰子和糖加粟米做的糕。



                这里的小辣椒很辣,准备买一些回家播种。仙本那盛产桔子, 一箩箩的,还有青芒果。丰富新鲜的瓜果菜类,看得我心痒痒。再次踏入鱼市场,脑袋里只想着、清蒸、煎、炸、煮。便宜的海产让我恨不得能把厨房搬过来。下一次再来要带上一个小饭锅,用饭锅焖熟海产,沾生抽小辣椒就好。外子笑我脑袋卡住了,在这里买一个不就行吗?活花蟹RM15 一公斤,石斑、鱿鱼、 扇贝、虾都很便宜,我快忍不住了,很想即刻动手煮了大快朵颐。若西马的海产是M size ,这里就是XXL 大鱼比比皆是。沙巴海域深,鱼比人多,鱼儿来得及长大;西马的鱼还来不及长大就被捕上岸。



                看不到寻找中的猎物,有点失望,转两圈也看不到。 问一个当地人, 她说要进入鱼市场才看得到。我实在不喜欢地上那些乌黑的污水;小时祖母家就在大巴刹前,我什么地方都钻,到了鱼市场就绕道,怕身边的人大力踩污水溅到我衣服。这一次不理了,卷起裤管,踏步而入。终于看到照片里的海葡萄,Latok 一种海藻。晶莹的颗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再次询问卖海产的巴夭族少女是不是可以生吃? 她很肯定地说洗一洗后挤些酸柑汁,加上小辣椒就可入口,若加以烹煮会变得很咸。 巴夭族很友善,我说着他们听懂的语言,他们也无拘束地跟我交流。再一次想把厨房搬过来,让这些靠海为生的人教我原始的烹饪法。老一辈的pakcik makcik 围上来教我认鱼,还分享区域不同的名称。去任何一个地方,说他们的语言、尝试他们的食物、试着了解他们,你会得到更多乐趣。千万不要露出一副清高的样子,捂着鼻子皱着眉头,你会惹人厌。本来想以RM1 买一些海葡萄,看到她抓那么一大把,急忙问她买一半行吗?她点点头,还是给了我一大把。



           开心转到卖辣椒摊位, 买了辣椒顺便买两个桔子, 她原本不肯卖,一听到我要吃Latok 连桔子钱也不算,买辣椒送桔子。我买了一瓶辣椒酱,他们的辣椒酱一定是顶级辣的。这时有人提醒外子掉了钱,让我对仙本那的菜市场更加喜爱。这些菲律宾的非法移民在海上生活,若我们在海上会晕浪,他们在岸上则会‘晕岸’。他们靠富裕的大海讨生活,所捕获的渔产带上岸兜售,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他们提着新鲜和腌干的海产大街小巷四处走动,从商店到餐馆、从巴士站到回教堂,只求赚得三餐温饱。他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没有国籍,孩子也没有上学。不要把他们跟侵犯我国的苏禄军相比,他们只是一群靠劳力找三餐养儿育女的普通人。



           

  这个苏禄男孩温文有礼,给我相当好的印象。跟他买海藻,买一半还可以混合不同种类的。他卖的虾米便宜又干净, 价钱有得商量。 


                那家旅店除了供应两瓶矿泉水以外,什么也没有。我提着Latok在想如何处理它?回到旅店, 换个干净的袋子,把Latok洗几遍,挑掉粘液和主干, 用双手滤干水。桔子没刀怎么切?撕去皮后大力挤;辣椒捏碎,再用手捞一捞就大功告成。趁冲凉时腌海葡萄, 盘子也没有,用袋子装。叫外子试,他很客气地叫我一个人吃就好。他的肚子是玻璃肚,吃错东西泻个不停。出门旅行前三天就开始注意饮食,咖啡不喝、黑酱油不吃、酸的辣的也不吃。我的肚子是所谓福建人说的‘随便吃随便肥’,免疫力奇佳,很少食物中毒。放一串海葡萄入口,微咸,有点像寿司上的鱼子却没那么结实。酸酸辣辣的一袋海葡萄是我的早餐,无论如何要那个缺少冒险精神的男人吃一串,连哄带逼他才肯敷衍我。这个人很没趣,懒得理他,慢慢品尝渴望已久的东西。

注:晕岸是怎么一回事?马来话叫Mabuk Darat。爸爸曾说不晕浪的人通常会晕岸。以前我们出大海钓鱼,风浪多么大,船被抛上抛下,全船的人吐得连胆汁也呕出来,我也不会晕。一上岸就脚步漂浮走不稳。回家吃饭时感到整个桌子像船般在飘动。这情形通常持续一两天。

2 条评论:

  1. 亲家, 你还真的具有冒险精神,哈哈哈。。。不论是夜晚在陌生的环境独走或勇于尝试新的食物, 我。。。唯有佩服的份。
    谢谢你的用心分享, 有机会我会飞仙本那和吃海葡萄。。。我会自备朔厨具, 哈。。。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似乎没看过有人写仙本那,大家喜欢它附近的小岛,个人觉得它很有意思,有不同的文化,跟我们熟悉的西马差太远了, 可以去看一看。
      我是有警戒心的冒险,对安全有威胁的事还是不会做。

      删除